您的位置: 香港四方集運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儲賀軍:無垠與邊界《<九評>的重大歷史與現實意義》之四

2021-05-20 13:15:06 作者: 儲賀軍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國家性質問題非常重要,直接關係到為了誰的問題。在討論人權、民主、自由這些概念的時候,忘記階級性,失去階級立場,必然會步入歧途。

儲賀軍

《新九評》系列之四

儲賀軍:無垠與邊界

《<九評>的重大歷史與現實意義》之四

作者:儲賀軍(宜興紫)

《九評》的序曲,《關於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總路線的建議——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對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一九六三年三月三十日來信的覆信》,明確指出:“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向來都把資產階級國家叫做‘全民國家’,或者叫做‘全民政權國家’”。《第九評》詳細、系統地批判了“全民國家”、“全民黨”的觀點,並揭穿了這一説法的虛偽性和危害性。

國家性質問題非常重要,直接關係到為了誰的問題。在討論人權、民主、自由這些概念的時候,忘記階級性,失去階級立場,必然會步入歧途。在《共產黨宣言》中,革命導師明確提出:“在資產階級社會中,資本具有獨立性和個性,而活着的個人卻沒有獨立性和個性。”在社會根本體制方面,美國和中國的根本性區別,在於保護生產資料私有制,還是生產資料公有制為主,的經濟基礎這個核心點和基本點。

處於統治階級地位人民的利益具有無上崇高地位,同時針對個人權利應當設立有限的邊界。美國沒有任何權力壟斷人權、民主和自由概念的定義,在馬克思主義的字典裏,人權、民主與自由的定義,特別是其理論和實踐,與美利堅的定義完全不一樣。“的確,正是要消滅資產階級的個性、獨立性和自由。”無產階級要建立自己的人權、民主和自由的理念。

1、

一、為人民服務是人權命題的最高境界

中國共產黨及其政府組織代表着最為廣大的不直接佔有生產資料的無產階級利益,通過公共佔有生產資料,建立了全新的體制,把全體人民根本利益至上的理念付諸實施。據此,“為人民服務”構成中國人權理念的核心,其內涵極為豐富:首先,正確地定位了人與社會的關係。人民利益是第一位的,而人民的整體利益,體現在每一個個體身上;其次,規定了社會管理者的使命,人民最大,社會管理者只是人民的勤務員;最後,權利與義務高度統一,為人民服務的生活信條,不僅僅屬於社會管理者,也包括社會中的每一個獨立的人。

對於人權的這種定義與理解,與美利堅理念具有很大的差別。由於幾十年來美國價值理念的強勢入侵,在很多人眼裏,人權一詞通常僅僅是“human rights”的中文翻譯。“勞動力的買和賣是在流通領域或商品交換領域的界限以內進行的,這個領域確實是天賦人權的真正伊甸園。”美國的人權定義及其理論和實踐,是以生產資料私有制為基礎的,在這一前提之下,“被宣佈為最重要的人權之一的是資產階級所有權。”《人權法案》中,除了第一條和第十條,都直接和間接地保護私人財產權,在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環境下,建立了保護個人所有權的最大限度的保障原則和體系。

美利堅對於人權的理解還是過於狹窄了。人權就是人的權利,這裏的人應當既包括作為個體的人,也包括作為羣體的人,其內涵是個人與社會的權利與義務關係。在生產資料私有的條件下,不可能產生為人民服務的政府,唯有存在生產資料公有的前提,才能夠出現為人民服務的政府。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根本分野,在於無產階級建立的社會中,生產資料採取社會化佔有,從而作為最為廣大的民主羣體的無產階級,在為自己工作,而非為他人工作。

恩格斯説過,“平等應當不僅僅是表面的,不僅僅是在國家的領域中實行,它還應當是實際的,還應當在社會的、經濟的領域中實行。”認識到為人民服務是人權命題的最高境界,才能夠是使社會中的每一份子真正享受到做為一個個人的權利,和對於整體社會的個人義務。為人民服務絕非僅僅是提供公共服務的相關人員的一個簡單的權力行使信條,也是每一個公民的責任,這也是“雷鋒精神”的由來。雷鋒精神告訴我們,如果每個人都有奉獻精神,為他人提供自己的正能量,整個社會就具備了向前的動能。而當社會進步之後,每個個人都可以最大限度地兑現自己的權利,並從中獲取最大的幸福與利益。

為人民服務不是一個空洞的口號,必須以具備為人民服務的能力為基礎。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的執政黨和政府組織,要想實現為人民服務的目標,必須是一個強核心、強政府,能夠有效地調動各種手段,提供人民所需要的服務。否則人民的利益均無法得到保障,為人民服務也就淪為了一句空話,一句口號。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社會,由於奉行生產資料私有制的核心理念,不具備出現一個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的強政府的前提條件。此外,從歷史上看,美國人不信任政府是有淵源的,根源是歐美現代歷史上,從未有過能夠長期執政且成功的強政府。資產階級的學者們也永遠無法跳出弱政府、強資本的框框。非為不想,實為不能,於是乾脆簡單地否認強政府職能的必要性,把核心管理責任和義務推向社會,推向個體。

遍佈中國各地的政務服務中心,讓美國人驚得找不着北。他們實在無法理解中國政府怎麼會有那麼強悍的執行力,不僅組織發展經濟,平衡社會,就連大熊貓、朱䴉這些瀕危物種都可以拯救。在美利堅極為有限的政治學詞典裏,似乎只有“國家資本主義”這個概念,可以用來套用中國體制,其實這才是一個更大的誤解。在西方理論看來,人類只能有資本主義這一種社會形態,他們無法理解在生產資料轉歸社會所有之後,社會可以有更大的發展,人的權利可以有更大的保障。

在意識到自己無法理解,更不要談複製,中國治理模式之後,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就轉而極為惡意地看待中國體制。在他們的夢想之中,中國政府就應當像滿清政府和民國政府那樣,幫助洋人管理中國老百姓,成為洋人在中國的代理;現在的中國政府,只要不給他們超國民待遇,只要擁有他們不可能實現的治理機制,就是不正當競爭,就要被歸類為西方歷史上曾經出現的暴政,就應當垮台。

人權的概念,已經由不得美利堅定義了,中國可以定義自己的人權理念。擁有一個具備為人民服務理念和能力的中國核心與政府,是中國人權的最大體現和保障。美利堅其實也看得很明白,要想擊敗中國,只能寄希望於中國體制垮台,把中國政府降維成他們的那個層次,也就是一個以維護私有制社會為宗旨的,不具備任何實質性行政能力的資產階級官僚機構。而那時,等待中國人民的只能是空頭人權的西方殖民地社會。然而,這一切都只能是美利堅們的夢囈而已,等待他們的只能是自身的末路。

戴口罩的美國自由女神

二、美式民主制度與中國的民主集中制

民主制度是美國文化的標籤,至少在過去幾十年的很長時間內,在中國被許多人奉作神明,似乎是解決人類一切問題的敲門磚。但是,作為多數人統治的一種政治形態,民主制度並不是美利堅的發明,這種制度的雛形很早很早就已經存在了。依據西方的歷史傳説,民主制度早在公元前6世紀的梭倫時期就已經萌芽,到了公元前4世紀,亞里士多德已經研究出比較完善、具體的民主理論了。只不過根據亞里士多德的理論,民主制是一種腐敗政府的形式,他理想狀態是一種多數人蔘與國家管理的政體(polity)。而且,亞里士多德不僅是奴隸制的捍衞者,而且極端歧視婦女。足見,追根尋緣,西方民主制自始就是少數人當中實行的局部多數人治理的制度。

類似的理論和實踐在中國也算是歷史悠久。更早的歷史現在尚無確切的考證,但至少是在公元前7世紀開始的春秋戰國時期,中國人就已經開始建立起天下非一人之天下的概念了。這種理念發展到孟子的輕重説之後,更影響了中國之後幾千年的歷史實踐。皇帝、皇族、內閣、御史等一系列制度,特別是儒學鼓勵的讀書人蔘政理念,使中國古代政治從來就是在一定範圍內,一羣人共同治理國家的狀態。中原周邊的少數民族,更為明確地實行類似民主的制度,比如成吉思汗的庫力台大會制度、努爾哈赤的八旗議政制度。相比於據稱是古希臘的西方民主先導所主張的做法,這些制度並沒有本質的區別,都是在一個少數人的羣體之中,施行多數人蔘與的統治,而且比西方現代民主形式,更為接近於亞里士多德的政體(polity)設想。

當歐洲進入資本主義時期,特別是美國的出現與崛起之後,西方進入了現代民主制階段。這個階段的民主制度,在形式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實質上沒有改變。正如馬克思指出的,“把資產階級統治看做普選權的產物和結果,看做人民主權意志的絕對錶現——這是資產階級憲法的意義。”美利堅並沒有發明任何新的、與以往有着實質性根本不同的理論,只是將過去的理論進行了現代化的包裝與組合,且付諸於更大規模的實踐。就好像遊樂園(amusement park)在歐洲早就有了,不過規模都很小,和我們現在在街頭見到的兒童遊樂場差不多,但是,美國人把這個概念升級為迪斯尼樂園、環球影城這種規模空前的娛樂產業。美利堅對於人類民主制發展的貢獻與侷限,也大致類似。

建立美式民主體制的根本目的,無非是要保護美式資本主義的社會經濟關係。無論談論什麼樣的西方具體社會、政治、經濟問題,離開階級性這把鑰匙,都會走向誤區,其結論一定也是錯誤的。美國的民主體制,主要是為實現資產階級的利益而存在的,其本身實際上也演化為一種生意,不僅是大資本控制社會的重要手段,事實上也構成大資本生意規劃與盈利方案的週期性因素。實踐是理論設計的一面鏡子,正如俗話所説,是騾子是馬要拉出來溜溜。實踐已經告訴人們,美式民主體制的理論淺薄,也告訴人們這種理論針對社會的失責。《美國憲法》的正文部分規定了分權、輪替和投票,分權使社會運行及其產生的矛盾失去了最終的責任承擔者;週期性輪替制度,也只能用來搪塞、應付和暫時緩解社會矛盾;投票制度成為廣大人民的權利天花板,其參政的途徑與邊界,僅僅是投票選擇兩個差距不大的候選人。馬克思早就説過:“普選權不是為了每三年或六年決定一次由統治階級中什麼人在議會里當人民的假代表。”

美國現行民主體制固然起到過,保護現有國家機器的重要作用,在美利堅短暫的歷史過程中,也的確起到過緩解社會矛盾的作用。但是,由於社會經濟政治的根本矛盾沒有得以解決,特別是解決這類矛盾的國家能力的缺失,有的只是糊弄百姓,相互扯皮,讓人不能不覺得亞里士多德把“democracy”定義為一種腐敗政府的觀點,可能頗有先見之明。其結果毫無意外地是,美式民主體制給美國社會帶來嚴重的分裂,乃至撕裂,而這種撕裂,最終必然帶來更大規模的社會混亂,直至國家分裂。

民主制度本身是一種好的制度,人民當家作主的概念實際上也是在民主理論上發展而來的,但民主制度,特別是進入現代社會之後,絕不僅僅侷限於,像美式民主體制那樣的操作程序正確,和推卸社會責任那樣簡單與膚淺。民主制度的高級形式已經在中國出現並實施,這就是民主集中制。關於民主集中制,馬克思、列寧、毛主席、習主席都做過詳細的論述,在此不再贅述。

民主集中制得以實施並獲得成功的基點,在於為人民服務的根本指導思想和相應的能力與體制。中國的“精準扶貧”戰略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人民希望擺脱貧困,過上富裕、體面的生活,是不需要太多解釋的常理和民意的真實表達。但是,如何才能使這種民意成為現實,使民眾的現實、真實需求獲得滿足?首先,執政者必須真正地願意傾聽民眾的呼聲,看到民眾真實的需要,並把這種需求和願望上升到頭等國家事務。其次,執政者必須具備實現民眾願望的能力,要想出或採納解決民眾問題的有實效的辦法,並有能力把規劃變為現實。

在民主集中制的理論和實踐中,固然要建立主流價值觀,並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但並不否定個人權利,也不排斥非主流價值觀。然而,每一位天使心中都藏着一個魔鬼,人都有善惡兩個方面。非主流個人觀點的表達無法避免,也可以存在,講怪話、發牢騷、風涼話,都不是什麼洪水猛獸,但要防止其野蠻生長,不能任憑負能量危及到人民的根本利益,以及執政者維護人民利益的根基。故此,必須對個人權利進行適度的限制,才能通過民主集中制,實現真正的民主,維護廣大民眾利益,由真正的廣大勞動人民當家作主。

美國頹廢

三、美式自由的困局與輓歌

自由是美國文化霸權的皇冠上最炫目的一顆明珠,也是美式民主政體的核心基石之一。以自由為核心的價值理念和社會實踐,是美國吸引全世界眼球的最核心文化向心力、競爭力和統治力。美國《人權法案》將個人權利推向極致,也就把個人自由推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的確,美國是自由的,可能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很難享受到更多的個人自由,然而,這種自由也常常讓人覺得沒着沒落,孤苦伶仃。在自由了兩個世紀之後,這種無限制的個人自由,已經給美國社會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美國文化中的個人自由理念,也是為資產階級的經濟利益服務的,對於這一點,馬克思和恩格斯早就有明確的論述。資產階級當然是最強調個人自由的,因為個體自由使資本可以為所欲為,使工人階級可以自由地一無所有。“自由!因為商品例如勞動力的買者和賣者,只取決於自己的自由意志。”“這是資本所享有的壓榨工人的自由。”資本主義的發展最需要自由的環境,首先保障資本自身的流向與盈利空間,資本如何增值,完全是資本家個人的事情。資本最為嚮往的環境就是,資本如同一匹脱繮的野馬,在成吉思汗的草原上飛奔馳騁。其次確保資本在增值運行過程中,有充分的市場與勞動力,而且市場與勞動力都是自由的,非此不足以接受資本的驅使與奴役。其中的奧妙與緣由,已經無需做出更多的説明。

由於北美大陸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美國的自由體制的確曾經獲得過前所未有的成功,畢竟其生存環境是地球上其它地方所無法比擬的。自由,也使得美國生產力得到過極為迅猛的發展。但是,任何事情都具有兩面性,正是由於這些成功,使得自由這個概念,在美國完全處於野蠻生長的狀態。加之人性中固有的自私、自我、自利意識,自由也完全失控,已經開始危及資本本身,對此,資本也無能為力。個人自由被推向極致和極端之後,逐漸顯露出對於整體社會運行所帶來的負面傷害,特別是,個人自由已經使得美國的生產關係越來越不能適應生產力的發展了。

正如恩格斯指出的那樣,“自由競爭是私有制最後的、最高的、最發達的存在形式。”盛極必衰,物極必反。極端的個人自由最終會毀掉社會共同體所賴以存在的諾亞方舟,因為缺乏針對個別人試圖鑿穿船體的行為制動機關,因為失去了每位船員或乘客服從統一指揮的行動指向羅盤。美國的擁槍權就是最好的也是最悲催的範例。

忘掉那些從美利堅擁槍文化角度,對於這種社會悲劇進行粉飾的鼓吹與喧囂。美國現在幾乎人均一槍的局面,就是個人自由與資本無限擴張,這二者結合而呱呱落地的最大的隱性悲劇。美國《人權法案》所鼓勵並保護的私人擁槍權,是個人自由被推向極端的產物,而這種擁槍權使得佔有生產資料的軍火商資本家,有了極為廣闊的市場和盈利空間,於是乎,資本成為最終的獲利者。擁槍,只是表象,背後的勾連才是資本主義的奧祕所在。私人擁槍失控之後,只能是對於社會集體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

人們常常很健忘。很多人已經不記得了,中國的民兵制度曾使中國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民間擁槍國家,但中國就沒有出現過美國現在出現的廣泛槍害和槍災。原因很簡單,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個人持槍文化問題,是社會組織問題,中國民兵是牢牢地掌握在政府管控之中,中國民兵的槍支也不是商品,沒有誰因此而獲利。曾經存在的龐大中國民兵體系,其目的是保境安民,維護祖國不受外族的入侵,為的是民族而非僅僅是個體的自由和獨立,這才是最大的社會集體利益,這才是個人權利與社會利益的最佳平衡點。

無限的,近乎絕對的個人權利,最終只能導致社會撕裂和國家分裂,最終可能危及整個人類的和平。美國的持槍權將導致美國社會混亂,將導致民眾永遠丟失安全感,諾大的美國將無處讓人覺得自己是安全的。這種現象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槍是收不回來的,最終誰都無法控制。雖然,依照現在的美國文化結構,美國並沒有走向法西斯主義的條件,但是,將來美國可能進一步撕裂,乃至分裂、解體。當美利堅合眾國真的走向解體之後,北美大地上部分新的政權集合體,有可能走向自由的反面。屆時,對槍支暴力痴迷的羣體,很有可能脅迫一些政體,走向法西斯主義,給全人類帶來新的災難。

如果説持槍權尚屬於一種極端而特殊的例子,那麼美式個人自由已經成為社會經濟進步的攔路虎,應當是一個司空見慣的日常現象了。在中國各個城市,幾乎都可以見到一個現象。每當夜幕降臨,部分城區鱗次櫛比的高樓,都上演統一的燈光秀,把城市的夜景打扮的花枝招展。這種以整個城市為舞台的大型表演,提振了本地經濟,奉獻給外來遊客一種極為愉悦的感受。而這種燈光秀在美國屬於幾乎不可能的選項,因為,每棟大樓,乃至每套房產,的業主都有其個人的偏好,其中的大多數都會以侵犯個人自由為理由,拉黑這種燈光秀。恩格斯説過:“聯合活動就是組織起來,而沒有權威能組織起來嗎?”當個人權利成為社會整體進步的嚴重阻礙的時候,只能説明過度強調個人權利的制度設計師,要麼是糊塗蛋,要麼是資本控,或者二者兼備。

春末夏初,穀雨芒種,美國的新冠病例減少了許多,讓不少美國人鬆了一口氣,特別是西方的殖民養子——印度後來者居上,更讓美利堅的心靈上掃去了不少的陰霾。暫且不去爭論今年秋季,美國的新冠疫情是否會捲土重來,目前疫苗接種的進展勢頭已經大減,並嚴重危及到科學家們預設的“全民免疫”目標。疫苗是被美國的當政者和主流社會視為新冠剋星的救命稻草,並執着地認定,只要接種率超過一定量的門檻,如同上帝一般神聖的羣體免疫,就顯靈了。

不過,酷愛自由的眾多美利堅公民並不認同,他們覺得這一針打下去,個人就喪失了自由,身體就受到了侵犯。相比於燈光秀的財產性非法入侵(trespassing),這一針簡直就是奪命神箭。豈止只是打針,戴口罩也是妨礙自己“自由”的原則性問題。拋開愚昧、反智不論,“拔一毛以利天下,不為也!”這種在2000多年前就被中國人鄙視的個人與羣體關係的倒置,只能告訴我們:社會成員的個人權利必須得到真實有效的保障,但不具有無限性和絕對性,個人權利固然重要,但是,集體權利更為重要。人類真正的自由,不是每個獨立的個體想怎麼胡鬧就怎麼胡鬧,而是:“人們第一次成為自然界的自覺的和真正的主人,因為他們已經成為自身的社會結合的主人了。”

6、

四、高度商業化的美式法治與媒體

按照美式政體的理論設計,法治與媒體承擔了很大的社會治理和運行責任,也是個人權利和公眾利益之間的重要調節機制。一般而言,法治保護個人權利,媒體反映社會公眾輿論。但是,在實際社會運行過程中,這兩項重要的社會職能領域,越來越脱離設計者最初的構想,而變成了一種生意,成為資本和利益的奴僕。

曾經有一段時期,民主與法制的理念在中國社會中,被抬到很高的地位,彷彿有了民主與法制,天下就太平了。這是一種誤解,是西方固有的片面理念對中國社會特別是知識界的誤導。無論是依賴法制還是法治,社會治理都不只是按章辦事那麼簡單,恩格斯説得好:“在蒲魯東看來,最容易不過的就是頒佈法律”。“對資產者來説,法律當然是神聖的,因為法律是資產者本身的創造物,是經過他的同意並且是為了保護他和他的利益而頒佈的。”

相較於2000多年之後的蒲魯東,中國古代的法家其實把問題看得更透徹。法律從來不是獨立或孤立存在的,法律條文在實際生活中的運用,從來擺脱不了“規矩”的補充作用。所謂“法、術、勢”三者結合,才能構成法律、法制和法治的全部。在現今的美國,所謂法制越來越偏離社會公正代言人的角色,實際上更像是一門為資本服務的生意,養活了一大批人,法官、教授、警察、律師、記者等等,這些人就是馬克思稱之為的“法庭吸血鬼”的一個羣體。

被馬克思揶揄為“報業文丐”的媒體,和法律界的同仁們,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區別。所謂冠冕堂皇的無冕之王和權力第四極,其實也是一種產業,媒體的自由度與資本自由度是相得益彰的一對孿生兄弟。恩格斯尖鋭地指出:“主張放棄政治的一切報紙都在從事政治。”在剛剛過去的總統大選之中,主流媒體加上資本直接控制的新媒體,赤膊上陣,大打出手。FOX在2020年大選過程中的突然轉向,一夜之間政治態度、節目編排發生根本性逆轉,昨天還信誓旦旦要為特朗普討回公道的主持人,今天就變得啞口無言;有些比較極端主持人,乾脆直接被取消了欄目。媒體的變色龍本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遲早,媒體參與選舉造假的醜聞也會公之於眾。

如果説上面兩段文字還只是基於主觀判斷的話,那麼最近剛剛完成的針對美國警察肖萬vs佛羅伊德的判決,就可以算是現身説法了。按照美式固有的法制理念,這一案件本應當通過複雜的法律技術展示,尋求公平的過程,但是,劇本和演出卻出現了巨大的反差。在審理過程中,媒體密集跟蹤全過程,喋喋不休地鼓譟有傾向性的評論,法院周邊雲集着一邊倒兒地、準備鬧事兒的民眾,街頭佈滿了荷槍實彈的國民自衞隊。在這種氛圍之下進行的審判,絕不可能體現出美國法律理念所標榜的獨立與公正。活脱脱把一個原本應當是技術性很強的庭辯過程,變成了街頭政治的活報劇,一次法治向族羣利益屈服的鬧劇,一個笑話。正如馬克思和恩格斯説得那樣,法官的獨立性是“虛假的”,只是“奴顏諂媚”的“假面具”,最終展現出來的,只有“野蠻的正義感”。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權、民主、自由都是非常重要的理念,但是,其內涵不能由美利堅或者其它西方來為全人類做出定義。中國人要有自己的理解、認識與實踐,人民的整體利益無上崇高,好比無垠的天空;作為整體中的一份子,個人權利是有邊界的,也就是説,如果個人權利與個人利益變成脱繮的野馬,必然會最終傷害到整體利益,這個點也就是個人權利的邊界。這不僅僅是一個倫理和邏輯的問題,更是一個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問題。無論是從哲學、政治經濟學還是從科學社會主義的角度上看,必須從生產資料佔有方式這一根本特徵上入手,認識到從來沒有什麼“全民國家”、“全民黨”,才能站在正確的階級立場上,看待這一重大問題。

2021年5月18日記於西山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四月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